风情古韵话明水

  1.jpg

  明水号称“小齐州”,又被誉为“小泉城”,历史悠久,环境优美。既得水乡渔米之利,又为东西南北交通之要冲。解放后,自1958年县治迁来,通过历届政府近五十余年的艰苦努力,特别是改革开放,近年来市委、市政府实施“市政南迁”进行城市带动战略,城区面积比原来扩大了十余倍之多。但见城区高楼鳞次栉比,公路四通八达,小区片片草木葱茏,工农商学贸区域规划有序,山水林泉城市建设布局合理。市井繁华,人民富庶,的确是拱卫在省会济南东面的明星城市。

  可是每每与老明水人说起明水有关的泉水城貌来,他们仍然念念不忘昔日的风情古韵,娓娓道来并且乐此不疲。那时的明水是:“四面环水,八山不露。遍地清泉,石桥连袂。水磨轰鸣,茂林修竹。村姑浣衣,顽童戏水。”

  不用很早,如果我们由此上溯到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叶,那时的明水就“四面环水”了。因为在其南部大约8公里的胡山西麓,呈东南西北方向的山峪里便“百泉俱出”。其实,白泉只不过是东面山崖上一个比较大的透水泉眼而已。由于此泉喷涌如练,水甘清冽,“白泉村”也由此得名。东南山峪众泉之水在下面沟内汇流成河,然后沿西北方向奔腾而下,经双山、蟠龙山、过唐王山东坡下的山神庙向北,沿杨埠岭东麓的沟壑在贺套卧波桥与贺套村西南诸山峪下来的水合流,水势越来越大。河水在明水的东岭子分流,一股直奔明水东麻湾前的杆子园(湖水里种植白腊杆),名曰“小麻湾”。然后,与东麻湾百脉诸泉汇合,出北水闸,过锦江桥,入绣江河。一股从东岭子流向西北,顺明水护城河往西,沿明水城围子墙到西南角转而向北,经明水西门后左转向西,在砚池村南与西麻湾下来的诸泉之水汇入老绣江河道。从白泉到明水的这条河,从山沟里弯弯曲曲水路较长,因而名曰“长川河”。

  明水东南则是秀水沟了,现名为“桃花山”(1958年“大跃进”时曾在山上种植桃树而得名),俗称埠顶山。章丘十二景之一的“峨眉灵壑”就指这段山沟,旧时沟壑西面的山崖上、山根旁、沟底下,清泉一个不远又是一个。有的小巧纤细,有的泉涌如喷。特别是西山崖上的“兔子窝”泉,每到阴雨季节,泉水如野马奔腾,哗哗的流水声三里之外的秀水村内都能听到。“饭汤泉”流出的水犹如米汤,饮之甘甜可口,虽泉眼不大,过往行人从此经过都愿意喝上几口。据现在来看可能泉水里含有益于人体的矿物质。此外还有大龙眼、小龙眼、筛子底、金龟泉等。它们在沟内汇合后向北,从明水寨子以东流入秀水村的“南河崖”。有一点需要说及,为什么秀水沟雨季泉水多,且水量大呢?主要秀水沟的上源是贺套村的南沟、小西沟、龙盘山东峪的凤凰沟,这三沟之水汇合为一,故而阴雨天气秀水沟里的水量特别大。同时在小峨眉山北麓(市干休所内)有龙湾泉,泉眼就在龙湾里面,龙湾之水深不见底,泉水不断溢出。从干休所大门向北约二十米便是小说《水浒传》里传说武松经过的叮当桥。此桥为一尊独石桥,桥身石长一米五六,宽一米左右。从龙湾出来的流水因落差大,流水撞在石桥墩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而得名。龙湾之水从明水寨子村中穿过正直向北,在秀水村南门的石桥西边流入河内。南河崖之水向西流一段后折而向北在锦江桥东的“鸭子湾”与东麻湾出来的水相汇,过锦江桥向北沿新河岸,然后入绣江河。明水就是这样“四面环水”的。

  如果我们再上推到北宋末年明水之水就更广、更大了。词女之父李格非何以为仙逝的廉复撰写碑文《廉先生序》呢?这不仅是同里相知,因为李格非通过与廉复交往,知道此人是一位隐居泉林,学识渊博的高士,绝非一般文人学士可比,故而让爱女清照拜其为师。李格非称廉复为“先生”正是此意。此外,李清照号为“易安居士”就是受先生廉复的影响而自定的。李清照与护送的侍女从义仓(明水辛庄水磨东义仓为李格非、李清照故居)到廉家坡先生住处,每次都是划着船来回,相距足有三里之遥。那时的明水肯定是烟波浩渺,水天一色了。所谓李清照少女时代以湖水为题材的词章名句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形成的。她跟廉先生学了三年方随父伴母进京。那时的明水才是真正人们说的“四面荷花四面水,杨柳青青满城翠”呢。

  “八山不露”。明水在修筑围墙之前,合村各姓族长聚会商议。因明水历来是章邑大镇,村内文人名士颇多,很注重所建城墙风水之事,便公推德高望重的康老太爷去讨教一位得道高僧。康来太爷面见高僧礼毕,即把要筑围墙之事备细说了一遍。高僧让徒儿沏茶在客厅招待客人,自己在寺堂烧香打禅静坐,一会儿站起取出笔砚在纸上刷刷写了两句话,包扎好亲手交与康老太爷回后厅去了。康老太爷回来后,在众族长面前打开纸扎,展开看时,只有两行字:“四面环水方有财,八山不露贤人来。”对于这两句话,大家各抒己见,真可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不过对于“四面环水”就是在围子墙外修护城河大家的意见是一致的。可对于“八山不露”就谁也琢磨不透了。一连议了三天没有结果,再去找方丈老和尚,小徒弟说:“师傅云游去了。”工程还等着开工,族长们都很着急,康老太爷更是急得心里象油浇火燎似的。一天和夫人说起此事,当时孙子迪吉也在场,那是刚从庠序读书回来,不足十岁,听爷爷一说即刻问道:“爷爷,咱村里几座山呀?”“两个小土山,两个小石山,四座呀。”迪吉说:“这就对了,八山半露就是一半可以露着,一半可不用露着,把这四座小山垒在围子墙内就可以了。”经孙子这么一说,康老太爷恍然大悟。对孙子迪吉小小年纪就如此睿智更是喜爱有加自不必说,立即召集诸姓族长商议开工之事。众族长听说小迪吉一言解秘笺,个个来了兴致。大家齐说,不如趁修围墙之机,村里、村外这些山都给它们起上名堂,并也得符合风水。康老太爷说,风水之说,非常深奥。但简言之有三:一是方位地形的脉象,二是风沙流水的走向,三是要名实相符,即名称与山水的形貌一致。至于外面的咱村如果不够,可就近借用。这样一说大家豁然开朗。东面的小峨眉山是明水的天然屏障,就叫“峨眉灵壑”不再赘述。村南的杨埠岭就象蜿蜒俯卧在地上一条龙的脊背,那就叫它“埠岭卧龙”。西南面的西山每到太阳偏西,特别是接近傍晚,阳光把西山的影子照在西麻湾里就象一个龙头在吸水,便谓之“西山夕照”。北面最近的是砚池山,因为这里地形四面拱起,中间地带地势低洼。砚者,文房四宝之谓也。这里并且是绣江河的主要入水口,西麻湾诸泉之水,蜿蜒盘旋的从白泉而来的长川河之水源源不绝的流向这里,便取其名曰:“砚池文墨”。村内两座土山靠近百脉泉的分别叫“米山”、“面山”,而有点偏西南的石山则叫“金山”、“银山”。并高筑围墙,深挖护城河,虽然四方来财,城里的金银米面却“藏而不露”。

  “遍地清泉,石桥连袂”。明水为“小泉城”实际并不过分。东西两麻湾就是因泉眼密密麻麻而得名的。不但湖水清澈,并且河畔湖洲长满了芦苇、花草,水产丰富。尤其是东麻湾前的小麻湾,湖底全是细沙,黑洞洞的旋涡一个接着一个,脚一踩很快就会旋进去,加上大人说漩涡里有老鳖精会吃人的,孩子们谁也不敢到那里去了。小麻湾北面的大麻湾亦叫东麻湾就不同了。这里天光水色,波光粼粼,湖边的芦苇里,树杈上少说也得住着几十种水鸟,人一走到它们跟前轰的一声成群地飞起,鸣叫着有的飞向水面,有的向空中飞去。湖面水平如镜,如果天晴日好,就会看到南部胡山诸峰的影子在水里晃晃悠悠。宛然是一副镶嵌在湖水里美轮美奂的山水画,忽而有了生命似的灵动起来。

  必须承认,由于各种原因,现在地表水少了,相应泉眼也少了。东麻湾泉系还在喷涌的以百脉泉为代表的还有8个,西麻湾泉系以眼明泉为代表的还有7个。有些是因为建筑占压,或地下水位下降等销声匿迹的。但凡笔者知道的还有提及的必要,因为在过去的岁月里它们的确为北国江南的明水“小泉城”增过光,添过彩。自东而西秀水沟里的泉眼已全无形迹。小峨眉山北麓(干休所内)的龙湾泉,小峨眉山西麓,玉带河东(市医院内)的双目泉,长川河明水段的庙沟泉(老市政府南墙根),黑水泉(武装部院内,因有火石岩泉水呈黑色),清水泉(章丘四中校院南首)。

  泉多必然水多,水多必然桥多。哪里有水流过,为了交通便利就得砌石建桥。有的在地面比较平坦的地方独石成桥必是水小而缓;有的砌石起拱一孔或多孔那是跨河越沟。不过那时在明水无论是村内,还是在村外田间一块或几块条石架在水沟上的小桥真是数不胜数。“小桥流水遍地泉”对于明水来说绝非虚言妄说。


时时彩网址